【千问千寻大运河】运河水,家国情!英雄背后是国家本色、家乡底色……

北运河,流淌千年,连通京津。天津北辰,因河而兴,人文荟萃。

几百年前,皇家粮仓北仓廒设立,这里成了京津重地,北仓的名字由此而来。康熙也曾在这里吟咏桃花,留下了“再见桃花,津门红映依然好”的词句。一百多年前,在这里,中国军民英勇抵抗八国联军,书写了一段抵御外侮的史诗。

一段北运河,百年家国情。1919年,一位男婴在这里的北仓村降生,取名为杨连弟。后来,他成长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铁道兵战士,他登高架桥,立下大功,陇海铁路8号桥——杨连弟桥,是中国十几万公里铁路线上唯一一座以人名命名的铁路桥。1952年,登高英雄杨连弟英勇牺牲在朝鲜战场,他的精神,如今依然在运河两岸、在神州大地传承、弘扬。

杨连弟

陇海铁路 登高架桥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让我们先回到解放战争时期的峥嵘岁月。

1949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大西北进军,然而,陇海铁路8号桥被敌军毁坏,抢修桥梁的重任就落在了杨连弟所在的铁道部队身上。他们得到命令,三个月内必须修好桥梁!

这个8号桥,位于今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境内,属于豫西小秦岭山区。桥梁为上世纪年代由外国工程师设计建造,位于两座山之间的深谷中。当时,敌人将桥梁炸得仅剩5座光秃秃的桥墩,高度接近50米。由于没有大型施工设备,如何爬到桥墩顶部作业,将桥梁快速修复,一度让部队犯了难。

陇海铁路8号桥

杨连弟查看现场情况后,提议利用桥上的铁夹板,绑住脚手杆,搭成单面云梯,攀登上桥。经批准后,杨连弟手持长杆第一个攀登,冒着随时掉落的生命危险,他用4个小时成功登上桥墩顶部。

为了架桥,还需要凿除桥墩顶部大量的混凝土,而又不能损坏桥墩结构。杨连弟创造性地采用了小药包浅眼密爆爆破法,减小爆破装药量,成功爆破100多次,加快了施工进度。当年10月18日,大桥顺利通车,比计划提前了天。杨连弟荣立一次大功,还被授予“登高英雄”的荣誉。

杨连弟“登高”修桥的事迹,得到广泛传扬。《登高英雄杨连弟》口述史作者,现任天津市口述史研究会副会长的北辰人胡曰钢至今记得,上世纪70年代他在山西运城生活时,一位老农得知他来自天津,便询问他是否知道天津北仓,还跟他说起黄河南岸陇海铁路杨连弟桥的来历。

胡曰钢听后深受触动,“当时我就说,我就是天津北仓的……你看,连我们广大农民都知道杨连弟的英雄事迹。”

爸爸抱了他一晚上

杨连弟出身北仓村的贫寒家庭,家里距北运河只有几十米。他自幼吃苦,14岁就开始帮工种地,做过电工,架子工,身手灵活,善于用脑。

今年77岁的杨长林是杨连弟的长子,是一名退役军人。在他的记忆里,父亲总是一幅忙忙碌碌、早出晚归的样子。对待家人,父亲既是忙碌、冷漠的,又是慈爱、亲切的。

杨连弟长子杨长林

杨连弟要养活一大家子,忙于生计,杨长林几乎从来不记得父亲有陪伴自己的时候。“我都6岁了,没记得他抱过我,亲过我,或者给我讲什么故事。他就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谋生,玩命挣钱去了!”杨长林告诉记者。

家境贫寒,日子过得苦,13口人只有三床棉被。有一段时间,父亲出门很多天也不见回来。有一晚,杨长林正和母亲等一家子人正在家吃饭,突然,一个头顶礼帽、戴着墨镜、身着马褂的男子闯了进来,立在原地。大家都以为来了坏人,受到惊吓,男子慢慢摘下眼镜,解开马褂,马褂里面,身上绑满了布料。

家里人认出是杨连弟,杨连弟乐了,全家人都乐了。原来,他这一趟是出去弄布了。

在杨长林有限的记忆里,父亲机智、聪明、干练,各种手艺活,总是一看就会,还曾帮解放军修好了汽车。1949年3月,他被选入了解放军铁道纵队一支队第一桥梁大队,成为一名随军职工,当年9月,正式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因为登高架桥立功,1950年10月,杨连弟携父亲、妻子和儿子,到北京参加英模表彰大会,受邀观看文艺晚会。这次晚会,对杨长林来说,几乎成了人生最幸福的一个晚上。

杨长林

那晚,爸爸几乎一晚上都在抱着他,这是杨长林记事以来少有的经历。“母亲后来告诉我说,你真行啊,节目一开始你就在你爸爸怀里睡觉,一直到演出完,你爸抱了你一个晚上。”杨长林说,那时的他终于明白了,爸爸不是不疼爱自己,实在是因为平时太忙了。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伟大的抗美援朝开始了。1950年10月,杨连弟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进入朝鲜战场。他后来在铁道兵团第一团第一连任副连长,他和战友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保障了志愿军顺利作战。

不惧危险 两次入朝

随着朝鲜战场进入平稳阶段,1951年9月,杨连弟当选为志愿军战斗英雄国庆观礼团代表,归国观礼,随后,作为报告团成员在华北地区做巡回报告,讲述抗美援朝事迹,宣传爱国主义精神。其中有一站,他们来到了他的家乡——天津北仓,而作报告的地点,恰好在他的母校——北仓小学。

来到家门口,但杨连弟并没有通知家里,因此家人均不知情。一位同学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告诉杨长林,“长林,你快去看,你爸回来了,作报告呢!”杨长林不相信,以为同学在撒谎,他觉得爸爸正在朝鲜打仗,怎么会回来?同学坚定地说,就是你爸,赶紧去看吧!

杨长林赶到学校,看到现场围了好多人,里三层,外三层,还有的同学爬到了树上,他费力地往人群中挤。他看到父亲坐在台上,就悄悄溜到台边,拽拽爸爸的衣服,嘴里喊着“爸爸、爸爸”,杨连弟一看是儿子,稍作停顿,但考虑到自己是以志愿军战士的身份向人民汇报,便对儿子说:“快,快,下去”,还让工作人员把儿子带到外边。

杨长林非常委屈,觉得爸爸怎么能如此狠心,于是跑回家里,告诉了爷爷奶奶。后来,他和爷爷奶奶一起来到报告团,老人向团长说明自己的身份,团长惊诧之余,批评杨连弟为什么不向组织汇报有关情况。报告团给杨连弟放假一晚,回家看望家人。

这一晚,是杨长林和父亲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

后来,杨连弟本可以留在国内,不必再赴前线了,但他坚决向组织要求再去朝鲜。“当时爸爸考虑,他的战友还在前方,他不能一个人留在国内。”杨长林说。

在朝鲜战场,杨长林作为副连长,也是全连的技术骨干,创新了很多工作方法。一般情况下,为了躲避敌机轰炸,都是白天隐蔽,晚上施工,但他觉得晚上干活效率太低,于是根据敌机袭扰的规律,组织连队利用两批敌机之间的间隙来作业。“他生前的战友告诉我说,爸爸是个爱动脑的人,很睿智。”杨长林说。

1952年5月15日,在清川江大桥,他正在指挥队伍检修、移正钢梁,敌人埋藏好的定时炸弹爆炸,弹片从0米远处飞来,击中了杨连弟头部,“登高英雄”壮烈牺牲!此时,他返回朝鲜战场刚刚十几天。

朝鲜清川江大桥被毁

“我爸爸这个人,前30年为了自己的家玩命,后3年当兵了,完全为了革命,为了国家。前30年顾的是小家,后3年顾的是大家!”杨长林说,“爸爸是喝运河水长大的,我们的红色基因,背后是国家本色,和家乡底色。”

“红领巾”讲述英雄精神

杨长林,英雄之后,也是一名退伍军人,言谈间一身正气。

30年前,杨长林和母亲一行,来到了位于三门峡陕州区的杨连弟大桥。只见高山险峻,云雾缭绕,父亲当年“登高”建设的桥梁,还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当时怀着崇敬的心情,父辈的牺牲和奉献精神,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退休多年,杨长林一直担任父亲事迹的义务讲解员,在杨连弟纪念馆,在各学校和机关单位,都有他做报告的身影。

北仓小学,这个建于1902年的百年名校,是杨连弟和杨长林爷俩的母校,也是杨连弟当年回国做报告的地方。目前,学校正在通过实际行动,让运河乡情,让英雄事迹和家国精神,在一代代学生中得到传承和发扬。

“杨连弟,是北辰人民的骄傲,他勇敢的品格和坚强的毅力,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他的精神永远鼓励我们努力学习,成为祖国的栋梁。”设在北仓小学内的运河乡情展览馆内,小学生讲解员闫宇航的讲解字正腔圆,富有感染力。上五年级的他,这一学期刚刚担任展览馆“登高英雄杨连弟”篇章的讲解员,已经为前来参观学习的嘉宾讲解了好几场。

闫宇航

这是一家设在小学内部的展览馆,可谓匠心独具。北仓小学大队辅导员李红立告诉记者,北仓小学是一所百年老校,地址在运河河畔,跟北运河有很大的渊源。运河乡情展览馆于04年建成,旨在让运河文化和运河精神财富在学校发扬光大,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把杨连弟的登高精神传承下去。

运河乡情展览馆

学校把杨连弟不断攀登、永不言败的精神作为校训,影响着一代代北小学子。“我们在学校设立了杨连弟志愿服务岗,引导学生在班级内发挥引领作用,帮助困难学生。学生们还会到社区,参与美化环境,宣传垃圾分类。”李红立表示。

(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

【千问千寻大运河】农业棒!产业强!百姓富!这颗“运河明珠”愈发璀璨

汩汩的北运河,横贯双街村,一路蜿蜒向前,潺潺的运河水,滋养着两岸的土地,也见证了乡村翻天覆地的新变化。

如今,徜徉在北辰区双街村,宽阔的柏油马路,四通八达的公交线路;整洁有序的高层小区;拥有各类知名品牌的大型购物商城;全国知名的大型连锁超市;先进的农业产业链;花园式的工业园区……

那个曾经要靠借钱交电费的贫困村,已经不复存在,成长起来的,是一个享有“运河明珠”美誉的,农业棒,产业强,百姓生活富足的强村、富裕村。

崛起的“运河明珠”

双街村在北辰区的中北部,毗邻着京津公路黄金走廊和北运河,大运河在北辰区的起点就在这里。双街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刘春东常说,双街村的历史和发展,与运河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明朝初年百姓迁徙,大批江浙、晋冀豫等地的移民,落户到了北运河沿岸。到明永乐二年,有山西管、鲍两姓在双街村的位置圈地拓荒,搭铺捕鱼,起初,这里的名字叫双家铺,后来又建成了东西向和南北向的两条街,开始被称作“双街子”,后叫双街。

其实,和很多村落的发展相同,双街村繁荣的背后,也曾经历过艰难。

在刘春东的记忆中,旧时的双街村与其他村落并无二致,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自然村,“土道、平房、旱厕,环境脏乱差,没有自来水,没有天然气,家家户户靠种地为生。”

双街村旧貌

“我生在双街长在双街,嫁的也是双街人,这辈子都不没离开双街。”57岁的村民冯长珍可谓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提起那时的日子,她撇了撇嘴强调了两个字——“穷”、“脏”。

冯长珍还记得,以前的村里,无论是土坯房,还是砖房,家家户户都燃煤取暖,为了省钱,大家也不敢多烧,屋里冷得棉衣棉裤不离身,每次引炉火,炉灰飞的到处都是,用衣服挡住口鼻都会觉得呛。屋里脏,外面更脏,不仅脏水横流,村里的路,晴天走过一身灰,到了雨天,没走几步,鞋底沾的泥就要有几厘米厚。

双街村旧貌

刘春东说,那时双街村年人均收入不到两千元,“我们村子里8个村属企业,7个惨淡经营,有投入没回报,村集体的收入维持正常开支都困难,有四五年,电费都是借钱交的。”

转折发生在1998年,北辰开发区将2400万元占地补偿费拨给双街村。村两委做出了大胆的决定,将这笔钱集中在一起搞经营,因为这才能挖掉穷根。

最终,在争得村民同意后,村里用土地补偿金和银行贷款,建起了天津市第一家村级中小企业工业园。筑巢引凤让双街村当年租金进账580万元,村里的剩余劳动力,也全部实现了就业。

美好的生活变化

01年,工业园较快回笼的资金,加上被确定为天津市重点建设的8个城镇组团之一的机遇,让双街村两委班子再一次大刀阔斧了起来。

“那时候我们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在我们村建设了双街新家园,这是北辰区第一个农民住宅小区,之后我们又建设了双街新城、城际美景、双街新邨等小区。”09年,刘春东回村里担任村党委副书记,15年他接过党委书记的接力棒,成为了新一任的掌舵人,“村民们还迁住了楼房,村里修了路,改善了环境,吸引来学校、医院、商场、超市、银行等配套。现在村民们每到年节都有各种福利,生活变的越来越好了。”

说到生活的改变,冯长珍笑的特别幸福。

09年,双街村675户,1700多位村民,还迁至双街新邨小区。冯长珍一家五口,一口气分得了4套楼房,2套90多平方米的,婆婆和她各住一套,剩下两套七八十平方米的,都向外出租。

走进冯长珍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两室一厅的房子被她拾掇的窗明几净,客厅中摆放着各种绿植,长势喜人,餐桌上的花瓶中,粉红色的鲜花娇艳欲滴,“现在屋里开窗都有二十四五度,特别暖和,小区里,村里环境都特别好,楼下就是大超市,大商场,大公园,之前可想象不到能有现在的好生活。”

冯长珍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改变还发生在他们的经济收入上,村里给如她年龄般,没有养老保险的村民,都买了养老保险,也给像她子女一样,考上大专院校的孩子们一次性发放从00到1万元不等的奖学金,每个月还会给60岁以上的没有养老保险的的老人,发放1900元的退休金,她婆婆也在其中。

“我们现在都有退休金,中秋节,每个人00块钱福利,500块钱购物卡,春节每个人有1万块钱的现金分红。”冯长珍一脸骄傲地说。

12年,为了带领村民致富,双街村投资建成了10个温室大棚,开始种植葡萄,村里帮忙买种、播种和请专业人员进行技术指导,承包的村民负责养护。多年来,随着葡萄品质提升,双街村的夏黑葡萄,已经销往全国各地,成了炙手可热的果品。

村民们的葡萄成熟了

与冯长珍将葡萄种植看做爱好不同,38岁的翟学健种葡萄成了村里知名的销售大户, “每年销售葡萄能赚十多万元,今年我开始学着做短视频,拓展销量,我现在抖音里有几千个粉丝。”翟学健说,除了葡萄收入,她们一家五口每年能拿到村里的补助,房屋的租金,她还在村里农业示范园负责看管库房,不仅有五险一金,每个月还能拿到3000多元的工资,“现在村里,家家都是这个条件,比我们好的还有很多。”

强有力的三区联动

听说翟学健短视频做的好,最近几个月,农业示范园的领导让她看管库房之余,多往示范园的大棚里跑一跑,尝试拍一些短视频,向外进行宣传。

翟学健为采摘园拍摄宣传视频

11年,双街村成立双街农业示范园,示范园里有244个大棚,种植着各种水果、蔬菜,可以供游客一年四季进行采摘。“采摘是其中一部分,我们还有为企事业单位食堂配送的订单,还有00多位会员,顾客只需要网上下单,我们就能在线上接单,我们还有专属的配送物流车队,保证从下单开始,现采现摘现打包,24小时内送到顾客的手中。”农业示范园总经理柴家青说。

市民采摘草莓

工作人员为线上订单打包蔬果

工业园让双街村淘到了第一桶金,如今双街村的工业园区,已经进入了新时代。11年,双街村主动融入到京津冀协同发展,借力首都资源,积极承接非首都功能,建设了中关村(天津)可信产业园。

双街产业园

刘春东说,“我们打造的是楼宇经济,整个园区像公园一样,环境宜人。一期和二期一共87栋楼,目前有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家以及国内知名企业150余家。”

运河哺育了双街村的祖祖辈辈,也让这里焕发出新的生机。“10年,双街村打造运河文化,沿着北运河畔,先后建成双街古街和紫御园。”刘春东说,“每到节假日,我们这里都会吸引不少游客来游玩。”

双街古街

双街古街西枕北运河,仿明清的建筑与东侧现代化的高层小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穿过古色古香的“古街”牌坊,两侧的建筑门楼映入眼帘,各种特色的餐馆、店铺,比肩而立。沿着状元楼旁的石梯走上二楼巷道,两侧深宅大院的墙壁上,徐徐展开的壁画,讲述的是明清时期双街人的临河生活。踏着石板路,一直走到古街的最深处,一座穿越百年的古戏台,向过往的游客展示着岁月的飞逝。

双街古街

逛过了300米长的古街,再回到入口处,沿路向西,便可步行至紫御园。登上雕梁画栋的河上石船,黄瓦琉璃顶的亭台,彩绘描金梁的长廊,宽阔无尽的运河水,尽收眼底。

而这些,都只是今日双街村乡村振兴发展的一隅。

双街村全景

深入双街村,不难发现,双街村被京津公路和北运河分成了三大部分,京津公路以东是工业园,京津公路以西、北运河以东是居住社区,北运河以东是农业园区。

刘春东说,目前,双街村的集体经济已经初步形成了农业产业园、工业园、农村居住地社区“三区联动”,带动农业、工业、服务业联动发展的模式,“年,我们村销售收入为7000多元,利税1700多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6万元。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让村民们,在乡村振兴中,生活的更加幸福。”(津云新闻记者 鲍燕)

【千问千寻大运河】 画幅中的运河乡情 笔尖上的文化自信——北辰农民画家创作二十多米《运河乡情图》

北运河北起北京通州、南至天津红桥三岔河,全场148公里。天津市北辰区农民画家陆连江用二十多米长的巨幅画作《运河乡情图》,生动展现了北运河两岸的漕运兴盛、商贾云集、秀丽风光、乡土人情。画幅中浓浓的运河乡情,彰显着笔尖上的文化自信。

“这是北运河通州段,也是北运河的起点,我用运河农家作为整幅画的开端……”在北辰区文化中心书画室,陆连江一边展开长卷,一边向记者娓娓道来。二十多米长的画幅卷起来粗如树干,边展画卷边讲述,一整天都讲不完。能够用如此巨幅画卷表现北运河,足见创作者对运河感情至深。

陆连江

画卷虽长,却不失细节。作为北辰人,他在画作中用很大的篇幅再现了北仓在明清时期作为皇家粮仓的繁荣景象。运河中一艘艘漕运船只,岸边熙熙攘攘的集市,天空中欢快鸣叫的喜鹊,农家大院里累累的果实……每一个细节都体现着“乡情”。细数起来,画幅中的场景大部分都已不复存在了,是陆连江骑着自行车访遍了运河沿岸,将亲眼见到的、亲耳听到的运河乡情,结合自己的想象,淋漓尽致地体现在笔尖上,落在了画幅中。

陆连江是北辰区双口镇后丁庄人,从小在北运河边长大,尽管已65岁,但儿时在河边游泳、捉螃蟹的情景,他依然历历在目。每每说起北运河的记忆,他眼中都散发着光芒,“我小时的记忆最多的就是北运河,它是我们的母亲河,我深爱着它。”

北辰农民画起源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以大红大绿的夸张色彩、浓郁的乡土气息、深刻的主题等特点,深受民间喜爱,北辰区被文化部命名为 “中国现代民间绘画之乡”,北辰农民画也是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陆连江作为北辰农民画的元老级骨干,以青花蓝的色调风格独树一帜。其实,作画并不是陆连江的主业,他是一名乡村医生,但他从小喜欢画画,在业余时间作画,几乎是他唯一的爱好。在多年考察调研运河沿岸的基础上,他从16年秋天开始创作《运河乡情图》,边创作边请教北辰区文化馆的专业老师,终于在17年夏天完成了画作。“一开始也没想画那么多内容,但画起来就收不住,脑海里总有萌发不尽的灵感,最后把一张张分画幅拼在一起,居然二十多米长,我都没想到!”

北辰区文化馆副研究馆员、北辰农民画非遗传承人何小宝告诉记者,作为中国现代民间绘画之乡,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北辰区已有农民画骨干0多人,每年都会有多幅农民画作品参加全国展览,拿到国家级奖项。

“陆连江老师是真心爱着北运河,他是把这幅画作当成了一项‘工程’去做,力求表达运河全貌,着实可贵。农民画就是反映当下老百姓的生活,人民丰衣足食了,生活幸福了,就想把这种美好表现出来。很多北辰农民画创作者一提起笔来就想画一条河,因为运河基因已经深深刻进他们的骨子里。这就是一种文化自信!弘扬我们的运河文化既是使命也是责任。”何小宝说。

北辰融媒体中心记者冯暐

【千问千寻大运河】运河畔的文化瑰宝

千百年来,流淌的大运河宛如一条生命之河,繁衍了独特的运河文化,运河沿岸的人们依河而居、以水为生,世代在运河上劳作、生息,形成了运河沿岸特殊的生产、生活、节庆习俗。

天津市北辰区自古漕运发达,商贸兴旺,经济的繁荣发展和古朴的乡风民俗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运河文化并产生出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北辰区现有国家级非遗项目2个,市级非遗项目23个,区级非遗项目19个。

丰富而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运河的文化记忆符号,世代以身口相传而得以延续相承,正是这些文化瑰宝,留住了运河畔乡土文化的根脉。

津门法鼓·刘园祥音法鼓

寒暑假的每个周六上午,刘玉新都准时来到刘园新苑社区的祥音法鼓会所,准备乐器、调试音响……让培训班的学员尽快掌握祥音法鼓的基本知识和技能。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刘园祥音法鼓的第五代传承人,将祥音法鼓传承下去是刘玉新的责任。

刘玉新

“刘园祥音法鼓”从清朝道光年间流传至今,已有0余年的历史,因其鼓乐齐奏发出雅韵之声,代表着祥和与欢乐、吉祥康宁,故名为“祥音法鼓”,后演化为民间花会,在喜庆日或重大活动日庆贺演出,是集民间音乐、舞蹈、武术、美术、雕塑与民风民俗于一体的广场艺术。

刘园祥音法鼓于07年6月被天津市人民列为第一批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08年6月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今年74岁的田文起是“刘园祥音法鼓”第四代传承人,从6、7岁开始,田文起就跟着父亲在祥音法鼓会所演出,耳濡目染产生了兴趣,跟着父亲学起了法鼓,长大后成为第四代传承人。

田文起

“法鼓流传于刘家园地区,过去,祥音法鼓是家族传承,一家三代甚至四代都会击鼓敲钹,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年轻人对法鼓的了解越来越少,祥音法鼓的传承也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困境。”逐渐年迈的田文起考虑祥音法鼓的传承人,刘玉新被他“看中了”。

刘玉新小时住在北辰区体育馆附近,上世纪80年代,每天晚上,他都能听见体育馆内祥音法鼓训练的乐声,“那鼓声一响,我放下碗筷就往体育馆跑,对法鼓很着迷。”

每年过年祥音法鼓出会,都是刘玉新最兴奋的日子,祥音法鼓的队伍浩浩荡荡绵延两三里地,很是壮观,一行人肩挑手举,浩浩荡荡从娘娘宫门口出发,途经行至狮子林桥,一路行至东风桥,一路上驻足观看者众多,欢呼叫好声不断。

十几岁时,刘玉新正式学习法鼓,最初跟在大人后面打小镲,历练了余年,刘玉新成为了祥音法鼓会所的“台柱子”,00年左右,刘玉新接过田文起的接力棒,成为祥音法鼓第五代传承人。

“法鼓花会不像别的,年纪大了想学也学不好,最好就是从小学习。”为了传承祥音法鼓,在北辰区文化部门的鼓励引导和资金支持下,刘玉新开办了公益培训班,每年寒暑假教授学生们学习法鼓,还到附近的小学免开班授课,免费对小学生进行培训。

“刘园祥音法鼓虽在几代人的精心维护下延续至今,但现在了解法鼓的人越来越少,要将中国的传统文化继续传承下去,这是宝贵的文化瑰宝。”刘玉新说,期待疫情过去,北辰区的春节还能延续祥音法鼓花会,让现代人感受传统的民间文化习俗带来的喜庆祥和。

穆氏花毽

花毽儿,很多人都踢过,在天津的天穆镇,无论男女老少,几乎人人都会踢花毽儿,从自家练习传播到街坊邻里,把毽子踢成了“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村文化站,每到晚上总有一队少年练习踢毽子——普普通通的毽子,竟然能缠身绕腿,上下翻飞、翻转自如,让人眼花缭乱——这便是训练中的天穆村花毽队。

这支成立于1996年的民间队伍,培养出了全国踢毽冠军,08年,天穆村花毽队受邀在奥运会比赛间歇进行表演,是当年唯一一支在奥运会赛场进行表演的民间体育队伍,队伍的组建者穆瑞宽是穆氏花毽的第三代传人。

穆氏花毽起源于清朝光绪三年,穆瑞宽的祖父穆成亮从石家大院中几位踢毽的老先生那里学会了踢花毽技艺,回到村子后不断练习,并将技艺传授给儿子穆祥耀、孙子穆瑞宽。

祖孙几人都痴迷于踢毽,经常聚集毽友,或传艺,或切磋,出天穆村不远,是北运河。穆瑞宽每天早晨带着一只花毽,在运河边找平整、开阔的地方练习,很快吸引了一大批爱好者,踢花毽慢慢成了运河边盛行的一项运动。

1996年,穆瑞宽组建了天穆村花毽队,那之后,来学习踢花毽的,既有六七岁的孩子也有年逾古稀的老人,天穆村里、河畔边,到处可以看到踢毽的人们,从穆瑞宽退休到去世前,他传授了近千人。

16年,已经76岁高龄的穆瑞宽,在生病期间仍旧每晚去指导花毽队练习,病重后对大儿子穆怀良的嘱托是“接手花毽队,将踢毽技艺传承下去”。

穆怀良

穆怀良从小就被父亲带着踢毽,曾创下过连踢1小时47分钟中间不落地的好成绩,00年,他参加全国农运会花毽比赛,获得个人规定动作第二名。

父亲去世后,穆怀良成了花毽队的教练,虽然生意繁忙,但每周除周六外的每个晚上,他总要抽出两个小时指导队员,没有特殊情况从不间断。

几年前,北辰区花毽运动协会成立,穆怀良任协会会长,与天穆小学联合举办花毽培训班,坚持花毽传承“从娃娃抓起”。

穆氏花毽传承百余年,从自家传习到普及全村再到成立花毽协会,现有会员0多名,参加习练群众达万人以上,近年来积极参加全国各类运动会和花毽比赛,多次获得一等奖。

17年5月,穆氏花毽被市批准为天津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1年5月,公布列入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扩展项目)名录,穆怀良和弟弟穆怀杰是第四代传承人。

穆怀良也在努力着,祖辈传下来的衣钵让他对花毽多了一种情感和不舍。“希望有华人的地方都知道穆氏花毽,把这项传统技艺带到全世界。”

北辰民间绘画

北辰区文化中心的几间展馆中,展示着一幅幅浓墨重彩的农民画,五颜六色的画面中,稚嫩中透着纯朴,稚拙中充满灵气,生动形象地展现出北辰人特有的质朴、率真、热情与幽默,也呈现了中国的变迁和时代的特点。

作为北辰农民画第五代传承人,现任职于天津市北辰区文化馆的85后副研究馆员、著名画家、农民画传人何小宝对北辰农民画感情深厚。在他眼中,农民画是一种“心像”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比如,一个农民走过一座大桥这样一个简单的场景,他想记录下来,或者他看见改革开放以来身边的各种变化,他就拿起了画笔,直观地去描绘他内心所思所想。”

何小宝

北辰地处天津北端,京津之间,京杭大运河贯通南北。依托运河,北辰自古就漕运发达,商贸兴盛,有皇家粮仓美誉。

运河水像母亲一样,滋养着运河两岸的人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北辰的农民便用手中的画笔来记录这一切美好,这便是农民画的起源,“很多人以前会剪纸、刺绣,当他们把剪刀换作画笔,以笔为针,把传统民间艺术融入画中,北辰农民画也就应运而生。” 何小宝介绍,的文化部门发现了这一特殊群体的存在,便组织他们在文化馆、文化站进行培训,并有专业美术干部进行辅导,培养了一大批农民画画家。

《运河赞歌》何小宝

《运河风情》陆连江

从上世纪70年代起步到90年代,北辰农民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农民画展,两次进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这标志着北辰农民画进入成熟阶段。此外,北辰农民画还多次赴瑞典、挪威、美国、韩国、意大利等国展出,百余件作品被国内外国家级博物馆收藏,万余件作品被国内外艺术馆及个人收藏,北辰区也因此3次被文化部(原)命名为“中国现代民间绘画艺术之乡”。

“北辰农民画一度风靡于国外,那是因为它与西方稚拙派画作间存在共性,有人将它称为 ‘东方毕加索画作’。”何小宝说。

《春归大地》何小宝作品

19年11月,北辰民间绘画被列为北辰区第五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目前,北辰区有0余位农民画家参与创作,常年开展各种农民画展览活动。

为进一步传承和发展北辰农民画,北辰陆续成立了北辰农民画志愿者服务团队、大张庄镇农民画创作培训基地、双口镇成立农民画创作基地、青广源农民画基地,在北辰文化中心成立了农民画展览馆等。同时,还举办了以小学美术老师为骨干的农民画培训班。

用最稚拙的笔触,勾勒最美的乡土。根植于津郊沃土的北辰农民画,如今已经绽放成一朵绚丽的民间艺术之花。

(津云新闻记者 劳韵霏)

【千问千寻大运河】 运河“北”望,如星“辰”般璀璨

大运之河,贯通南北,穿越千年。

一路追随着大运河流动的脚步,在冬日的暖阳下,映着澄清的水色,如涓的波光,津云记者走进了北辰区。贴近北辰的日子里,在运河之畔上抚今追昔,淙淙的运河水,在我们的眼前,打开了一幅如星辰般璀璨的画卷。

北运河,是大运河自南向北的“凤尾”,从北至南的“龙头”,是古代漕运的必经之路,古时,江南的大型漕船行至北辰,必须将漕粮就地卸下,改换小型驳船拖运进京。清雍正元年,在北辰境内建北仓廒储存皇粮,盛时,北辰境内5公里的北运河沿岸,皆是漕运码头,上千只漕船,同时靠岸。

辽阔蜿蜒的北运河,是北辰的“母亲河”,北辰人依它而居,受它养育,爱它包容,靠它繁荣。北运河昨日的辉煌,也为北辰今天的发展,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北运河哺育了英雄儿女,流淌出了一段段心系家国的英雄情怀。

晚清名将曹克忠,英勇善战,十年晋升十级,百战而无一挫;近代著名教育家严修、张伯苓,创办南开大学,教书育人,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登高英雄杨连弟,冒着生命危险,爬上近50米高的桥墩,修筑桥梁,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大西北进军,立下大功。

(登高英雄杨连弟)

还有,为抵御外强侵略献计献策的乡绅黄金祥、为了革命而牺牲的烈士安幸生、第一个打破世界游泳纪录的运动健将穆祥雄……

这些响亮的名字背后,是英勇向前,是殚精竭虑,是不惧艰险,也是值得代代相传的宝贵精神。

(革命烈士安幸生)

北运河汇聚了五行八作,流淌出了一个个民间艺术的文化宝藏。

北运河畔,太多的文化瑰宝,得以流传。

集民间音乐、舞蹈、武术、美术、雕塑与民风民俗于一体“祥音法鼓”,代表着祥和与欢乐、吉祥康宁,从清朝道光年间流传至今,走过了0余年的岁月。

“穆氏花毽”百余年,从家族传承,到普及全村,再到现在成立花毽协会,不仅走进了奥运会赛场进行表演,更培养出了全国踢毽冠军。

北辰“农民画”,充分展现了运河两岸的民俗风情,色彩艳丽,质朴率真,不仅在国内众多艺术殿堂展出,还多次赴瑞典、挪威、美国、韩国、意大利等国进行展览,百余件作品被国内外国家级博物馆收藏,万余件作品被国内外艺术馆及个人收藏。

2个国家级,23个市级,19个区级,北辰的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留住了文化的根与脉,也书写了文化的传承、交融与发展。

北运河滋养着沿岸水土,流淌出了一条条乡村振兴的康庄大道。

北辰有三分之一的自然村,依河而建。北运河浇灌着沿岸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也让运河两岸的村落,永远焕发着新的生机。

游走在枕河而居的双街村,街路开阔宽敞,现代化的高楼,鳞次栉比,沿运河畔建造的古街和紫御园,古色古香。

二十年间,双街村从一个原本电费都交不起的穷村,华丽转身,凭借着敢打敢拼的勇气,脱贫致富的决心,成长为一个环境整洁优美,生活便利的宜居村;一个农业、工业齐头并进的强村;一个净资产达9亿元的富裕村;一个享有“运河明珠”美誉,带动周边村落一起发展的乡村振兴领跑者。

从春复秋,汩汩不休。北运河为北辰奏响了新时代的乐章,让一片蒸蒸日上的锦绣繁华,在北辰大地上渐渐地晕染开来。

(津云新闻记者 鲍燕)

【千问千寻大运河】赓续红色血脉!探寻北运河畔”红色旅游”打卡地

天津市北辰区,因河而兴。从明清时期的皇家粮仓,到如今的美丽天津北大门,千年流淌的北运河,滋养了一代代北辰儿女,也积淀了深厚的历史脉络和人文传承。这里曾建起了天津市第一个农村党支部,革命先驱安幸生、登高英雄杨连弟,都生长在这片沃土。

安幸生烈士故居

安幸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活动家,中共天津地方组织创始人之一,天津工人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人,为反帝爱国革命运动作出了重要贡献。安幸生故居坐落在北辰区双口镇中河头村,今年刚刚入选天津市第一批革命文物名录。

走进安幸生烈士故居,内院正中屹立着嵌有邓颖超同志亲笔题字的安幸生烈士纪念碑及汉白玉半身雕像。安幸生故居外院公园面积500平方米,内院建筑面积304平方米,分设主厅及东西展厅。主厅还原展示烈士生前起居的家庭陈设及日常用品,家具为清末时期的原始物件,保存基本完好;西厅集中展示了安幸生烈士从学生时代到英勇就义的光辉一生,并配备了7000多字的录音解说资料。安幸生故居已经成为党员群众进行党史学习教育的重要阵地。

杨连弟烈士纪念馆

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杨连弟烈士纪念馆坐落在北辰区杨连弟公园内,公园中央有一座金黄色的军人半身塑像,他正是“登高英雄杨连弟”。

杨连弟纪念馆位于公园北部,建筑面积有3平方米。纪念馆分设艺术大厅、事迹陈列厅和多媒体演播厅三个部分。走进纪念馆大厅,映入眼帘的正是登高英雄杨连弟的英勇模样,右手紧握长竿铁钩,左手挽挎缆绳,神情刚毅,迎风傲立,栩栩如生。雕像后面是一面巨大的英雄事迹浮雕墙。陈列厅迎面是一幅《英雄杨连弟》油画。展厅内以大量图片、文字、实物、艺术造像、音像资料等展示了杨连弟烈士的生平事迹和卓著功勋。

在纪念馆,还可以观看纪录片《国家记忆:神勇铁道兵杨连弟》,通过影像资料生动地了解杨连弟烈士用血肉之躯捍卫钢铁运输线的伟大壮举。

运河乡情展馆

北辰区延吉道有一所百年老校——“北仓小学”,它创建于1902年,至今已有119年的历史。“运河乡情”展馆就坐落在北仓小学内。

“运河乡情”展馆是结合爱国主义教育和北仓小学特色文化而组建,集教育、收藏、保护和展示功能于一体。展览馆共设有千年风雨大运河、北运河畔北极星、千帆竞渡说漕运、天下皇仓北仓廒、车樯如织商贸旺、立学蒙养读诗书、诗情画意满庭芳、一方沃土汇英杰、登高英雄杨连弟九大部分30个板块,主要通过挖掘运河文化的深厚底蕴、历史回顾和今昔对比等形式,加深学生爱祖国爱家乡的情怀,同时提高学生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

如今,“运河乡情”展馆不仅成为该校新生入学教育、师生传统教育、学生社团活动的重要阵地。

普育学校校史馆

普育学校校史馆收藏着学校创始人温瀛士先生教育救国的历史印记,展现了百年历史名校的风雨历程,记录了几代教育家的奋斗足迹,作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吸引大量的学生、教育同仁来访。

展览大厅首先看到的是普育的校训——“真实勤劳”,再往展厅的里面走,展柜里挂着徐振肃、温支英、严修、张伯苓、温瀛士等一批优秀教育家的照片,特别是温瀛士,他创办了宜兴埠普育学堂,并树立勤劳真实的校风,在教育行业奉献终生,成为教育人的典范!

这些红色旅游景区,如同一座座精神宝库,那些光辉的印迹激励了一代代运河儿女,为了民族复兴、为了家乡繁荣,贡献着智慧和力量。

北辰融媒体中心记者冯暐 江莹 牟文鹏

千问千寻大运河 | 美翻了!这里是北运河

千问千寻大运河 | 又是一个丰收季!

千问千寻大运河 | 北运河边的国家级非遗:穆氏花毽

编辑:王琳 王璐

审核:董岩 蒋丽莉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