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的国内空气源热泵市场,经历了一场从涨价,到缺货,再到涨价的过程。在双碳目标提出后,煤改电再次呈现出多点散花的局面。由于煤改电相关安装项目都需要在冬季来临前完成,也间接造成了9、十月份空气源热泵的缺货。

缺货的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原材料涨价后,企业备货不足不敢开大马力生产;其次还遭遇到了芯片卡脖子的问题,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供货的速度。总体而言,21年的煤改电市场相比年要好很多。

但是,由于年是疫情初年,21年空气源热泵市场的增长是非理性的。如果把幅度拉长,21年与19年相比,行业的增长率数字恐怕就不见得会乐观。其原因在于北方农村煤改电批量改造市场已经逐渐步入尾声,能够有高产值的区域寥寥无几,未来也很难有类似北京煤改电那种高峰表现。在21年的煤改电市场,热风机逐渐成为主流。

因此,21年空气源热泵企业一个最为显著的变化是,它们开始更为关注南方供暖市场。空气源热泵两联供产品的推出,是它们迈向暖通行业的第一步。尤其是冬冷夏热且无集中供暖的长江流域地区,成为这些空气源热泵企业发力的主要市场。另一方面,以约克、开利、特灵等代表的美系品牌和大金、日立、东芝等为代表的日系多联机品牌,都在加大力度推广两联供产品,使得这一市场连续多年呈现出高速增长态势,也给予了空气源热泵企业切入和增长的土壤。

虽然一二线城市被上述美系和日系品牌所把控,但两联供市场从目前来说还处于起步增长夹断,三四线市场将成为这些具备价格优势的空气源热泵企业角逐的主要市场,当然,也有部分一线空气源热泵企业在一二线城市也做的风生水起。

但是,一个可预见的趋势是,大部分空气源热泵企业已经逐渐触摸到了其企业发展的瓶颈,仅仅依靠空气源热泵产品已经很难在短期之内扩大其企业规模。如果想冲击更高的目标,它们将不得不从原先的空气源热泵行业“跨界”到暖通行业,但与此同时它们也要承受做加法市场需要长期培育且收益未知的局面,毕竟暖通行业竞争之激烈也不亚于空气源热泵行业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模块机将成为这些空气源热泵企业进军暖通行业的第二步。这一产品在北方市场大行其道,在南方市场同样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总体而言,模块机市场在最近几年保持了不错的增长,空气源热泵企业想要进入这一市场容易,但是要做大很难,但如果把握好几个细分市场,也将给它们带来不错的收益。

更有甚者,以中广欧特斯等为代表的空气源热泵企业,将跨出两联供、模块机等常规路径,选择在21年大举布局暖通行业,意图在22年直接达到一个较高的目标。这是一个专业空气源热泵企业表现出的焦虑和勇气,毕竟空气源热泵行业只是一个100多亿元规模的小行业,千亿级别的暖通行业才能给它带来更多的市场增长。

国内空气源热泵市场已经风风雨雨走过十几年的时间,在21年,有一些我们所熟知的空气源热泵企业倒下了,也有一些原本曝光率较高的企业风光不再,但也有新的品牌的加入,有老的品牌焕发出新的活力,洗牌和阵痛在21年的空气源热泵行业遭遇到了最真实的感受。

空气源热泵行业下一步往哪里走,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们。当红利不再,每一个乘势而起的企业能否坚持下去;当机遇来临,每一个机会相等的企业能否发展壮大。热泵的市场很大,暖通的市场更大,从热泵到暖通,空气源热泵企业的多元化之路能否打通,将考验每一个企业的综合实力和战略布局。(杨帆)